我们相遇在网上

多年前,一个由我管理的网上社团决定在旧金山举行聚会。每年社团成员都会投票选一个城市,那次很幸运,旧金山胜出了。我们在很多个城市举办过聚会,比如纽约,波特兰,多伦多,芝加哥,今年将会在波士顿。

那天晚上全团人员临时决定步行去四条街外的一个酒吧里吃饭。行动进行中我们的队伍很快在街上形成了一条长龙。那是个周六的晚上,去酒吧或出外吃饭的人明显比平时多。

当我们遇到一个红灯停下来时(一半的队伍已经走过去,他们继续交谈,往前走,完全不担心后面的队伍能否赶上),一个女人也在等红灯,她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她微笑着,就像是发现了什么很神奇的事情。她充满期待的看着我。

“如果我告诉你,你会乐的不行的,”我跟她开玩笑。我已经相当醉了。我想不出更好的回答她的方式。

“告诉我吧,这是干什么的?”她看着长龙。我们来自全国各地(世界各地),我们不仅身体特征上不同,服饰也各异。

“我们都是一个网站的社员。我们在网上相遇,现在我们在现实中会面。”

她笑了。那种笑不是“哦,我知道了”或“这真有趣”的方式,更像是“这真傻”的意思。她说了一些什么,好像是“嗯,你们很不错,”然后就走了。

每过一段时间我都会想起那个时刻,那个女人如此焦急的想知道我们是谁、干什么的时刻。就好象她会错过什么似的。50多个人站成一条线在大街上走着,谈论着,一个相当吸引眼球的场面;尤其是在旧金山这样迷人的地方。

野营

这个周末我们和其他6个家庭一起出去野营。不仅仅是因为和这些风格迥异的家庭一起过一天是非常放松的事情,还是因为这是让我们远离互联网的好方法。我们野营的地方没有手机信号,我不能相信WiFi信号还会在这片红树林周边偶尔闪烁。

关于这种事情的文章我写了很多,但我感觉不用上班的时间让我沿着这个方向走的更远。我并不想说“关掉微博”,我只是想更加关注微博之外的一些东西。

我想找出一些例子来——我想可能找不到——但不少事情的出现让我感到有很多人是和我有相同的感觉的。

今天Mule启动了Evening Edition网站——只有一个页面、描述当天的新闻的网站。我非常喜欢,而最喜欢的是它开发的简洁。往回翻几天,你会发现有这么多的好新闻。Mule没有担心它的访问量,也没有把满页的广告塞满读者的眼睛。

几个月前,Dave Pell开办了NextDraft网站,以半天为周期把当天值得阅读的新闻进行总结并加上链接以邮件的形式发出去。读者的评论非常的活泼。精选的链接很有针对性。

Dustin Curtis的Svbtle联盟几乎由他一个人操持。人们对写东西都很兴奋,我却认为这未必是高兴的事。

恰巧就在现在,微博上游行的大军正好走到我的窗外,他们正谈论着谷歌副总裁Marissa Mayer离职去了雅虎的消息!微博很适合谈论这些事情。随口一个玩笑,言简意赅的几句话,迅速被转发,最终每个人都对此发表了观点,游行队伍继续前进。我很少能记住谁说了什么。我总是有一种找不着北的感觉。

Paul Ford 取消了所有他关注的人。比起我来,Paul是一个更敏感,更有思想的人。当发现了他取消了对所有人的关注时(只保留了几个地理帐户),我对此事在脑子了纠结了好几个月。甚至在和他见面时我还询问他为什么,他只是耸耸肩。Paul在我几个月前就想通了。我现在也慢慢的想通了。

我花了很长时间思考这个事情,我希望能进一步认识清如何能不跟随着游行大军,而去走自己更快乐的路。

[英文原文:we met on the internet ]
分享这篇文章:

6 Responses to 我们相遇在网上

  1. 裤衩 says:

    走自己的路

  2. julio says:

    网络的盛行,的确在某种程度上让我们找不着北了~~值得深思

  3. NC says:

    斑竹,右侧的导航条黑色不协调,不如直接改成蓝色了。

    斑竹我觉得这版比上版好看,浅色调才是王道啊

  4. NC says:

    我是指黑色的“侧边栏”

  5. 易慧 says:

    我们相遇在网上 We meet in the intern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