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学神话

我在大学里修的两门哲学课程,最终给我留下的感觉就像小狗转圈咬自己的尾巴,只有一个结果,就是把自己能的晕头转向。 这些哲学家永远都不能把思想表达清楚、抓住要点,能做的就是死抓着某个问题不放。

我对哲学家们的观点是,他们除了跟理论打交道,什么都做不了,所以他们特别善于发现你的论点中的漏洞。 Matthew Stewart, 这本 《管理咨询的神话: 为什么专家们执迷不悟》 一书的作者,在他从事公司管理顾问工作之前,获得过哲学博士学位,这给了他很独特的条件去剖析人们所谓的“管理工作”,在这个问题上人们已经对其谈论的很多。

他用他亲身在企业里当顾问的经历为我们的企业管理史增加了不少素材,但看起来都像反面教材。

实际上,管理“学”,起始于 弗雷德里克·温斯洛·泰勒 (写“操作和工时的研究”的这个人),迄今包括像Peter Drucker, Tom Peters等所谓的”权威“,都是些江湖骗子,他们只是善于有选择性地挑选有利数据(经常是伪造),然后表现之为科学。 而让人绝望的事是,由泰勒的成果所带动,追逐他的理论而建立的工商管理学院(哈佛和耶鲁)– 事实上已经名誉扫地,很多光辉历史光环被发现是伪造的。

所有泰勒之后,传承其理论的所谓工商管理学的“先驱”们,并没有学到和继续泰勒试图将管理学科化的浅薄尝试,相反,学到的是用各种有意思的故事博取听众的信任的伎俩。 所有这样的成功者,都是以对你讲故事的方式来“提高”你的管理水平,从而拿走自己的钱财。 Stewart 以自己的哲学素质,向人们举出了上百个例子来证明目前的工商管理学院和所谓的管理学大师都完完全全的烂掉了。

然而,对于我来说,最令我深度不安的内容是来自这本书的最后一章:Aspen研究机构最近研究证实,各种商业学院事实上正在使本来正直纯真的学生们堕落。 研究者们发现,进入这些商业学校之初,学生们怀有崇高的理想去服务客户,创造优品质的产品,以及其它投身于是人类进步的活动中。 然而,毕业后,学生们确信:只有增加股东的财富是第一重要的。Stewart认为我们当前所面临的问题就是受这些工商学校的腐化思想的影响带来的。

一些常用的伎俩是:首先搞清楚人们想要什么,然后编造一个故事,挖掘(或直接编造)一些数据用来证明人们的希望能实现 (老天,这种搞法远不限于企业管理)。 这样人们就能向你张开他们欢迎的手臂和他们的钱包。 在泰勒那个年代,他们很容易获取这样很集中的产业财富,顶级经理人炙手可热。

Tom Peters 却发现,通过大众媒体,他可以接触到那些为数不少的中层管理人,可以从他们那里能获取不少的利益,于是写了本书,“In Search of Excellence”,销售量突破数百万本(可惜,数年之后,书中大部分被Peters 标记为‘前景优秀’的公司都处于困顿之中,更有研究者发现按照它书中优秀标准所选出的反面例子的公司如今确有更好的现状。 之后,Peters 又写了一本书,书中否认所谓的优秀标准。 所有的这些没有能阻挡他继续写书,也没有阻挡人们继续买他的书)。

让人绝望吗? 我不这么认为,尽管在沙滩上建房子是困难和昂贵的。 必然的,在这些工商学院里有一些人是知道他们的讲“故事”是如何的虚伪的伎俩,他们在做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这种状态。 而同时,腐朽的价值观仍旧继续吞噬着有理想的青年们,告诉他们“金钱至上”。”

管理可以成为一门学科的提法是有问题的。 这种提法产生于一种强烈的愿望,希望管理工作能像科学问题一样能可重复,可控制。 从这个观点出发,我们的员工是一种”可替代劳工“,每一个人都可以像机器零件那样被替换使用。 可真实情况是,他们是把这一点应用到了他们自己身上,声称”管理工作就是管理工作“,一旦你学会了,你可以管理任何的事物,不管是哪方面的。

难道我们不能够把管理上的问题科学化吗? 我认为可以,但只是一点点、少数几方面而已 — 管理工作几乎就是处理个体人的问题,每个人的不可替代性就决定了管理工作是不能复制的。 它不是一门学科,而且我认为它永远也不会是一门学科。 但是我们可以用科学方法学到很多东西。 例如,实验一次又一次的证明,奖励会让人丧失动力,除非目标是在装配线上工作的。 人件(Peopleware) 这本书里全是各种有效和无效的管理方式的研究案例。 最新的研究材料和书籍给人们显示出来希望。 这样复杂的管理领域绝不可能化简为一名学科,但是科学理论是能给管理工作好的影响的。

同样令人失望的是,工商管理顾问行业也是如此的丑恶。 他们从他们的祖师爷那里学的很好,都擅长于编造故事,他们用这些故事换来了大量的现金(这些钱只可能由股东付了)。

我一直也是搞顾问工作的,我会经常的发现我要去做的其实不是编程上的问题(”… 永远都是人的问题“,Wenberg说的那样)。 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1)我不是被聘请去解决管理问题的,那不是我的能力范围(2)任何说自己能够解决管理问题的顾问都是在扯蛋。 只有在一些相对孤立的管理问题案例中,我才去给予支持,而只有在很及时的情况下,我的支持才会显示有用的帮助,而这些就是我最满意的案子了(自然其它不满意的案例给我带来的就是打击了)。

我一直把顾问工作想象成给人们有用的建议和帮助,来改善客户的处境。 当我的建议让公司变得更好时,这是我觉得最美妙的时刻。 读完这本书后并没有产生放弃顾问的想法,而是让我明白永远不要称自己为”管理顾问“。我必须给自己找个新头衔(当然,也包括一种新的顾问方式),因为现在的这个称呼永远被玷污了。

About the Blogger

BruceEckel (www.BruceEckel.com)provides development assistance in Python with user interfaces in Flex.

He is the author of Thinking in Java (Prentice-Hall, 1998, 2nd Edition,

2000, 3rd Edition, 2003, 4th Edition, 2005), the Hands-On Java Seminar

CD ROM (available on the Web site), Thinking in C++ (PH 1995; 2nd

edition 2000, Volume 2 with Chuck Allison, 2003), C++ Inside & Out

(Osborne/McGraw-Hill 1993), among others. He’s given hundreds of

presentations throughout the world, published over 150 articles in

numerous magazines, was a founding member of the ANSI/ISO C++ committee

and speaks regularly at conferences.

分享这篇文章:

One Response to 管理学神话

  1. fallen0002 says:

    说得好,见过太多的领导每天把给股东带来收益挂在嘴边,压榨员工中饱私囊
    我觉得管理就四个字,实事求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