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旧时的C语言疤痕……

一个月前,我正在写一个简单的应用,是用ruby去读pdf文件,不知道为什么,文件指针跑到了文件开始地址的前面。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于是,像往常一样,我到stackoverflow上发帖求助。得到的第一条回复是:

“你的代码有C语言的味道….”

有什么??进一步的阅读,我发现在ruby里有一个很方便的IO操作包,根本不需要使用getc(这是我的习惯用法)——除非在一些特殊情况下。

我想说的是,用一种新语言编程,在学会这种语言的正确语法前,你需要了解它的基本原理。当你说“我会XXX语言”时,你的意思并不是指知道它的语法。而是知道这种语言里有更好的算法实现方法和问题解决方案,否则,你学习这种新语言的意义在哪里呢?!

让我们来分析一个问题,假设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文件的最后一行的开始处(这是我以前做过的一个任务)。

像我这样懂得一点C语言的人会这样写:


                  fseek(fp,-1,SEEK_END);
                  do {
                       fseek(fp,-2,SEEK_CUR);
                  }while(fgetc(fp)!='\n');
      

用ruby也能写出类似的代码,让你一个新学习ruby的C程序员来写,他就会写出这样:


            i)	 file.seek(-1,IO::SEEK_END)
                 while file.getc != "\n"
                       file.seek(-2,IO::SEEK_CUR)
                 end
      

但是,一个熟练的ruby程序员则会写成这样:


            ii)	 buff = file.readlines
                 file.seek(-(buff.pop).length,IO::SEEK_END)

            或

           iii)	 lastline = Elif.open("file.txt") { |f| f.gets }
	         file.seek(-lastline.length, IO::SEEK_END)
      

对我来说,iii)是最好的实现方法,它能处理大型文件,不管日后它增长到多大。这个Elif工具包把文件切割成了很小的片段,把它们放到小的缓冲池里,分析完后从缓冲里清除掉。你可以看一下它的gem源文件。如果你研究源文件,你会发现,任何一个需要使用到的字符串对象方法都使用的非常聪明。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改变思维习惯是如何能巨大的提高你的代码效率。我知道,作为一个新语言学习者,学会用新的语言风格和思维习惯编程是很困难的。我记得当老师在课堂上教我们汇编语言时,很多人会先把作业用C语言写成,然后再写出汇编代码,因为他们更熟悉C语言。但是,如果你有了一定经验,而你的程序中仍然有一些老的语言的痕迹,这说明你遇到了麻烦。

所以,如果我学习一种新语言,过程会是:

基本原理 –> 语法 –> Library/APIs

[英文原文:Old C scars, I see... ]
分享这篇文章:

7 Responses to 我看到了旧时的C语言疤痕……

  1. zx says:

    跟C语言没什么关系,只不过原作者当时刚学ruby,不知道ruby有什么方便的库可以用而已

    • sunseraphic says:

      C语言是很多程序员初次接触程序设计的入门语言,在这里C语言指代的是“我们已经熟悉并且习惯用它来思考”的那些程序设计语言,这篇文章的本意其实是“学习一门语言要学会用那种语言来思考”,而不是用过去掌握的语言的思维来编写新语言语法的代码。

  2. simplelife says:

    之前用scala的时候也是这样,感觉就是用scala的语法写java。

  3. 依云 says: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例子,说明了为什么对于大文件 tailf 命令比 tail -f 慢几个数量级。

  4. aa says:

    这也算是经验分享?

  5. c/cpp says:

    如果能区分用c++写c++和用c++写c,就能明白文章的用意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