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5000美元的椅子

Distil是一家游戏软件制作公司,2009年被加拿大标准协会(Canadian Standards Association)收购,本文是Distil公司的创始人Kenton White写的一篇博客。

这是一个关于一把黑色的人造革椅子的故事,你可以在沃尔玛花99美元买到这种椅子,它最终花掉了我5张1000美元的大钞。

人造革椅子

在Distil公司成立最初的那些日子,我和我的合伙人斯蒂夫认识一个律师/顾问。我们打算称他为比尔(并不只是假名,我实际上是忘了他叫什么)。史蒂夫在他的咨询公司成立以前曾和这个比尔一起共事过。我们一般会在酒吧或冰球场和他见面,听取他的一些建议。他帮助我们完成了公司法人文件,还有一些其它类似的例行文件。

当Distil这个创业想法开始成形时,比尔看起来并不想只是在其中扮演一个顾问的角色。他想成为公司的一员。我和史蒂夫认真的研究了这个问题。他并不是一个很容易就能看出适合做什么的人。他跟我们的目标客户并没有多深的联系。他不懂技术。我们的公司里并不需要一个律师。最后我们尝试把他放到了公司里一个虚头的开票人的职位——CEO。

于是,他就开始往他的办公室里搬一些东西,包括一把上面提到的人造革椅子。他向本地的工商界里可能成为早期投资人的人介绍公司的情况。但他也就能做这些事,参加一些会议而已,他觉得已经足够了。会后也没有什么后续动作,很明显,他也没有这个能力。我和史蒂夫意识到他不能胜任这个职位,并起告诉了他。

可想而知,他很沮丧,但表现很专业。我们问他是否要拿些他的东西走,包括那把椅子。他说,留下那把椅子。几天后,他发来了一封很恭敬的邮件,说他很失望,但他会翻掉这一页,“不带任何成见”。这话反而一时让我们感到难受。

很快一年过去了。我们的种子资金已接近75万美元。每个人都很兴奋,公司在一步步成长,梦想即将成为现实。在公司审查期间,我们律师发现了比尔的这封邮件,问我们这是怎么回事。不用担心,他从来没有为我们工作过,他没有签署过任何文件,我们只是试用了他一下,看看他的表现如何,这就是事实。

只有我们的投资人的律师不这样想。这句“不带任何成见”,对于律师来说就是“我现在不打算采取任何行动,但我保留着未来随时为任何资金数目控告你们的权利。”除非我们获得了比尔签署的确认退出声明,投资人不会和我们做这笔交易。

我们被吓住了。如果比尔发现他的签字代表着我们将近75万美元的投资,他会索要些什么?斯蒂夫主动提出来去找比尔谈谈。

那天晚上,斯蒂夫打来电话。“比尔愿意签一张协议——只要我们给他5000美元。”我看着比尔坐过的那把人造革椅子。“我们别无选择。这样吧。”我说。该死。这张椅子花掉了我们5张1千美元的大钞。

我一直保留着那把椅子,让它伴随这Distil成长。它让我记住:最小的事情也能给你造成大麻烦。

[英文原文:A $5000 Chair ]
分享这篇文章:

5 Responses to 一把5000美元的椅子

  1. mz says:

    美元没有1000的吧

  2. zisasign says:

    这篇是在暗比苹果的ipad商标事件咩?

  3. ansel says:

    挺好玩,不过说明一点,我们的确需要注意细节。
    但是CEO这个职位貌似没有他们所说的那么无用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