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境界

跟程序员相处你一定会有很多的挫折感。比如,程序员会把能让他们达到最高效率的那种神奇的境界叫做”the zone“。

这种境界是真实存在的。至少对于我是这样的,很有可能你也很熟悉那里,只是情形不一样。对于非程序员的人来说,跟程序员的这种境界相对应的情形是,当你完全投入进一本书或一场电影,你感觉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唯一留下了的只有你正在关注的东西。如果你有丰富的创作力,那有可能是在你写一本书或绘一副画时候。

当你正全神贯注的读一本书上,有人打断了你,通常这会需要你花很长的时间重回到那种状态。通常,当我在读一本书,有人或什么事情(电话!)打断我,他需要重读刚才那一页,试图接上刚才的思路。甚至一章的结束也会造成思路的打断,需要你花一段时间才能重新进入你刚才的那种阅读状态中。

我第一次进入这种境界是我深深的陷入了编程的状态,当时很年轻,大概17岁。我想写一个程序,在计算机屏幕上进行音乐合成。那是我第一次使用”结构化编程“,是从一个朋友那里听来的。我在晚饭后开始干活,之后完全忘掉了时间,当我回过神来后,发现已经是早晨,鸟儿在树上鸣叫着向朝阳打招呼,到上班时间了。我的第一反应是:”哇!,不会这么了吧!“我的感觉好像只忙了几个小时,但事实上已经过去将近10个小时了。

这次之后,这种状态出现了很多次,每次我都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做事情比平时注意力不能集中或不能真正专注时又快又好。

一旦我知道了这种状态,我试图能重复它,进入它,试图能让这种状态保留更长的时间,获得更大的工作效率,或者能进入这种状态解决难题。很显然,对于我,这种情形产生在绝对安静的环境里,在我面前的屏幕上只有一种东西(通常是文本编辑器)时,而且需要一个专用的时间,让我意识到不会被什么事情打搅。

数年过去了,生活越来越忙,如今更忙,我进入这种境界的频率越来越少。是否需要进入这种状态另说,现在进入这种状态可以做的大概就是闭上双眼,背着手想事情,如果遇到真正困难的问题或完全不熟悉的新任务,那会更好。

另一件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是,当我处在这种状态里时,有人打断了我,我通常会表现的不太和蔼。我通常需要极大的忍耐不去发火(ok,我说实话,当我被打断时,我会发驴脾气,我的第一反应是发火,我怎么也忍不住。这方面需要多下功夫)。

原因很难说清楚,但我想改正这个毛病。当编写很复杂的程序时(有些问题会挑战我的能力的极限,但对你也许不是难题,而对我却是)我力图保持大脑里这种我一直想达到的思维状态。一个打搅——不管多么的轻微和细小——整个心境都跌落到地上摔的粉碎。我必须重新构建整个状态才能工作下去,至少需要15分钟甚至超过1小时。所以,30秒的打搅对于我的实际作用会延长至数十倍的时间,前提是我还能重回的之前的状态,而很多情形下是回不去了。

这种状态下效率的提高是如此的显著,以至于当想真正的干一件事时,我的办法是特意的为这种状态创造一种环境,我会等所有人都睡了,泡一壶新茶,把所有能造成分心的东西都关了(手机,辅助显示器等。)这样把可能的打搅降到最小。通常在这几个小时(2或3个)里,我把最困难的事情解决掉。其它较容易的事情在平时解决。

完全的专注具有强大的力量,它能让你完成你日常生活中或平时状态下不能完成的任务。

如果你总是处在一个噪杂和易分心的工作环境中,有时发现一些难关怎么也翻越不过去,你可以试试进入这种状态,当你真正的集中精力时你才会发现你究竟具有什么样的能力。

处在那种境界里并不是没有代价的,我通常需要好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但终究收获大于损失,特别是它能让我解决在其它状态中不能解决的问题,以及能更快速的解决问题。

如果你也是一个生活在这种境界里的人,我真的想知道你的体验如何,请在评论里告诉我。谢谢。

后记:好几个人都推荐我看这个维基百科链接:意识流(心理学)

[英文原文:Living in the zone ]
分享这篇文章:

39 Responses to 一种境界

  1. noname says:

    最后那个叫“流体验”比较好

  2. Mr. Nobody says:

    这就是我辞职的原因之一.公司的工作流程鼓励/强迫员工互相打扰,导致上班时间的工作效率极低.

  3. snowflate says:

    我记得这种状态叫“流逝”。在这种状态下效率确实非常的高。
    工作中应该尽量避免被他人打扰,特别是处理一些困难的事情的时候。

    PS: 为啥我的头像每次都是这个?是有什么根据的吗?根据我的名称吗?

  4. fairy says:

    同感,如果再那种状态被打扰,我也会发驴脾气,哈哈

  5. endy says:

    那种境界貌似只在深夜发生。。。
    所以曾想。。。要是一个人不用睡觉。。。多好。。。
    可惜。。。

  6. 御剑逍遥 says:

    有过类似的感觉,进入状态了什么事情都好解决

  7. 真实写照,不过现在很少有了。比较悲催

  8. mangbo says:

    能够控制自己的脾气 是真正的强大啊 人长大后 那种境界 也就少了

  9. stranger says:

    yes, this is called flow.

  10. sapdrv says:

    时间 是不是长了点,这种状态会持续10小时吗?有待求证。2-3小时比较正常

    • Sweet says:

      会,当年我接的第一个外包项目,要求用PowerBuilder(我完全没有听说过),之后从晚上8点开始,到次日早上9点,几乎感觉不到时间一样,从开始学习到解决问题,一气呵成。

  11. lfsfxy9 says:

    我来看看,我的头像换过来了么?

  12. Richard says:

    确实是有过这种状态,幸好我是学生,有大把时间进入状态。
    有时候研究测试一个不知道哪里的算法,就可以研究8个小时,虽然这种情况比较少,但是确实有过很夸张的时候。直到尿憋不住才移动到wc,或者饿得头开始晕乎才移动。。
    既然共鸣,就给你抓一下。

  13. Fountain says:

    确实有过那种状态呢~~不过我总是觉得代价很大,进入那种状态后通常都不用睡!之后一离开那种状态就要好长时间去恢复正常了!

  14. 忧郁 says:

    只有打游戏时我才会进入这种状态

  15. 翅膀 says:

    大学时经常,最近也越来越少了
    当时印象最深的是连续翘课半个月自己做一个很复杂(当时对我很复杂)的程序,每天13个小时左右,连续半个月,我发烧了 :)

  16. Binglin Li says:

    哎! 可惜我只有一次。。。。。。。。。。。。。

  17. 感伤 says:

    确实 这种境界很美妙 效率很高 现在很少进入了

  18. Tony says:

    每次看了你的文章,都很振奋

  19. WAM says:

    我也进入过那种状态,只有过3次,1次是,我玩游戏,后两次是在培训学习编程的时候。现在工作了,这种状态几乎没法进入了。我随时都试图找到它并再次进入。

  20. Aaron says:

    这种状态我也有过。不过次数很少,但我通常能够完成平时绝对完成不了的任务。这状态真的好神奇啊

  21. E says:

    这种状态是不是和高潮类似呢?呵呵,还没经历过,瞎说的哈

  22. 拓星 says:

    我不会有长达十小时,两三个小时还是有的。一样,似乎程序员们在这种时候被打扰总是很生气。

  23. DSWhale says:

    都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是又不能不强调环境。我们怎样才能达到在菜市场看书的境界呢?

  24. sleepinmoon says:

    确实,有时候在学习的时候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郁闷的是老是不能持久,一两个钟头就有人来打扰

  25. davidsure says:

    工作之后很难进入这种状态了,工作地点嘈杂得要死。你很难想象一堆工程师在一起怎么会这么吵

  26. froest says:

    我会在睡觉的时候思考那个问题的解决方法,如果可行,隔天验证,效果还不错

  27. 止戈无妄 says:

    忘我的境界啊
    心境纯粹时很容易就进去了
    几千年的东西了

  28. Ghost233 says:

    又见这种文章…但是为啥我每次都被打扰…都被…
    连续几次后我就想爆粗了……………………………………..
    想个问题要断断续续想几次才行…哎…

  29. makor says:

    我也经常有这个状态
    其实学相对论的时候我觉得这类似于爱因斯坦所说的我们陶醉的时间过得飞快。。。

  30. David Ding says:

    放松入静的状态~ 坐忘~

  31. rouberg says:

    被打断了会表现出一定的攻击性…
    长大了渐渐就控制住了

  32. javascript:;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