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的程序员眼里,东方的程序员是什么样的?

最近,在国外著名的stackexchange网站上出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有人问:西方的程序员眼里,东方的程序员是什么样的?他描述道:

世界的东方(印度/中国/菲律宾)是西方(美国/欧洲)的主要软件外包服务提供者。
你是否有过与这种离岸外包团队合作的经历?如果有,感觉如何?
你对这些来自东方的程序员有没有一些总结性的看法和观点(比如:他们是否合作,是否能按时提交代码,写出的程序是否有质量?)。依据是什么?

读者的回复很踊跃,其中一个被顶的最高的回答是关于印度人的,回答中他说一个印度分包商给他们开发了一个组件,他认为这是他接触过的最恐怖的程序,里面最大的一个文件体积超过600KB,大概有3万多行。他向上天乞求希望自己永远不需要去维护这样的代码。这位答复者说他在印度生活了3个月,发现东方人和西方人在文化上的差异很大,印度人很勤奋,但常常却不能把事情做对。印度人里有个根深蒂固的文化,就是从不说no,他说即使你到副食品商店里要求买一条毯子,店主也会说“是,先生,稍等一会”,然后派一个小孩到外面商店把东西买回来。这虽然在生意上是好的做法,但未必适用于做软件开发。

另外一个回复是关于俄国人的,同样,他觉得这些俄国人写的代码顶多当作原型来使用,最终都会被丢掉,不能用。

我找了很久,终于在帖子的最底部发现一个关于中国程序员的回复,不过内容非常的有趣:

到现在,我在中国已经待了2年多一点时间了(我是个加拿大人),跟中国的开发人员一起共事你会感到非常的奇特。我敢说上面这些关于东方的程序员的总结都是正确的,至少对于中国人是这样的。我遇到的/一起共事的大多数开发人员基本属于这种情况:

  1. 缺少上进心和创造性。这里我并不想说他们很差劲或愚蠢。也许更可能是一种文化。在历史上他们就有一种官本位和崇尚权威的传统。于是他们对来自“上面”的糟糕的设计从不提出疑议。同样,他们更多的是关注技术技巧,而忽略业务领域知识。我费力九牛二虎之力教他们模式和各种抽象概念,直到他们能应用这些东西到他们手头的任务中。然而,过不了多久,这些技术上的障碍一旦消除,他们竟然肆无忌惮的挑战权威,至少在技术层面上是这样的,我可不想弄得签证被撤销。;-)
  2. 磨擦 前面这个问题说过,但我要强调一下。这也许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产生中国开发人员跟这里的海外同事(这里是加拿大人)共事时产生紧张关系的原因。通常,我在这里共事的西方人会特意的夸大跟东方人共事时东方人的一些不好的方面。我这些加拿大同事对人友好但在代码审查时极其的苛刻。如果发现这些中国程序员一个小失误或没有使用好的编写方法,他们就是发脾气、大呼小叫。但当他们自己被礼貌的要求也按照这种要求完成他们自己的任务时,他们也会发脾气、大呼小叫。
  3. 牺牲 中国人并不以介意使用蹩脚的二手器械。我坐坏了三把椅子后才终于要了一把稍微舒服一点的椅子。可是当我坐上这把较好的椅子后,突然感觉不是很好,因为看到这些中国人仍然坐在好像是中世纪那么原始的椅子上。然而,等我访问了这家公司的总部后,我发现这里的程序员的一张桌子就有我们4~6个人的团队的占地面积那么大,更别提他们的椅子了!

在起初,他们编写的程序并不是很好。这当然是文化上产生的裂痕,但这也是开始时糟糕的系统设计产生的很陡的学习曲线造成的。但你们知道吗,两年之后,这个系统中一些最优秀的模块都是出自中国公司。于是这就更加明显的导致了双方程序员的磨擦加剧…
坦白的说,这几年走过来不容易,以个人经验判断事情的趋势,我认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正确的。

做为一个中国人,对于西方人对我们的看法和观点,我觉得不需要去急着找他们的论点漏洞进行反驳。你可感到到他们对东方人的不满是一种普遍弥漫的气氛,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我们应该还是先从自身找问题,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分享这篇文章:

15 Responses to 在西方的程序员眼里,东方的程序员是什么样的?

  1. bingo says:

    我觉得这段写得挺好,纯粹比较国别是没啥意义的:
    People are people. Some programmers are good programmers, some programmers are bad programmers. Some bad programmers can become good programmers with time, while time can never benefit some other bad programmers.

    我见过挺多优秀的印度的、俄国的、中国的程序员,人都差不多的。

  2. 韦恩卑鄙 says:

    Lack curiosity and creativity. Here I do not think they are inferior or stupid. But rather that it is cultural. Historically they are thought to respect authority first and foremost. As such they will never question a bad design handed to them from “above”. Also many of them are mostly interested in technical skills rather than domain skills. I have the hardest time teaching them about patterns and abstract concepts unless they can directly relate to their work at hand. However, after a while, the walls crumble, they get more adventurous in challenging authority, at lest on a technical level, I would not want to get my visa revoked 😉

    这一段翻译我有点不同看法

    我理解中 作者说
    经过他的努力 墙壁破了 中国程序员变得更愿在技术上挑战权威了,貌似有点欣慰(还;-)呢)。
    至于visa取消什么的,是不是因为因此惹到”above”造成的就不得而知了。

    • 邓冲 says:

      顶,这段翻译在意思层面感觉出入很大。

      • Jeff says:

        However, after a while, the walls crumble, they get more adventurous in challenging authority, at lest on a technical level, I would not want to get my visa revoked 😉

        这段意思其实是褒义,结果被楼主给翻译成贬义了。

        然而,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当隔阂消除之后,他们变得更乐意去挑战权威, 至少是在技术层面。 我可不想因此回国。 (签证取消)

        大意是中国人学的快,以至于这个加拿大人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3. Kenny says:

    印度人很勤奋,但常常却不能把事情做对
    我不知道你有无跟印度人长期共事工作过,但我完全不认同这一说法.印度人是除了中东人外,最消极的Programer.

  4. Kenny says:

    我不知道你有无跟印度人长期共事工作过,但我完全不认同这一说法.印度人是除了中东人外,最消极的Programer.

  5. Kenny says:

    印度人很勤奋,但常常却不能把事情做对

    我不知道你有无跟印度人长期共事工作过,但我完全不认同这一说法.印度人是除了中东人外,最消极的Programer.

    这次应该搞对标签

  6. yixia says:

    在历史上他们就有一种官本位和崇尚权威的传统。于是他们对来自“上面”的糟糕的设计从不提出疑议。
    我基本上是提出意见,但还是照办。直到这次回公司,我开始argue了,早上我们老板还跟项目经理半开玩笑半抱怨说他是不是给我太大压力了,以前我都不argue的。

  7. jimmy says:

    However, after a while, the walls crumble, they get more adventurous in challenging authority, at lest on a technical level, I would not want to get my visa revoked
    这段话的准确意思是:经过给他们培训后,壁垒消除了,他们越来越敢挑战权威了,至少在技术层面上是这样,我可不想我的签证被取消(意指中国员工有能力替代他了,他可以滚回国了)

  8. c++++ says:

    老外眼里我们都是蓝翔技校毕业的

  9. arvin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俺的神呀
  10. 姚玉涛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mark
  11. yuanye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飘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